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2

第二章 阮宁

 

阮宁是由中国来的留学生,现正在希望之峰第六十届预备学科一年七班的一员。

 

而他会选择希望之峰学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父母说这是全日本,甚至全世界最好的高中。

 

阮宁的父母理解基本上没有错误,可惜他们不知道有预备学科的存在。

 

阮宁知道预备学科和本科的存在,甚至他所知的希望之峰学园资料比父母还要详细,但他没有向父母解释本科和预备学科不同的想法。

 

他对学园把才能者和非才能者区分的做法十分不满。 他从不觉得有人可以手握着一项所谓的才能就一定拥有光辉的未来。 不厚度地说一句,再美的玉匠师雕不好把龙雕成有角的虫,作为俗人的他宁愿要雕得美的工艺品好过一件据说是好玉的雕成的虫。

 

再说希望之峰学园的神话背后,成功和失败者的比数是多少?

 

阮宁可不是因为嫉妒才如此说的,如果希望之峰学园对所谓的「超高校级」的才能之一的定义为做到一件普通高中生做不到的成就,那他也有所谓的「超高校」级的才能。

 

十三岁时阮宁凭着饰演坤兴公主,以一曲帝女香夭红遍华国,在国庆、春晚时都有表演。在来日本之前更是刚刚完成了全国巡回表演。

 

依照希望之峰学园对才能的定义,若他交出了相关的证明是有足够资格进入本科的。

 

但阮宁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固然有天份,但他深知他的这份天份是有时效存在的,而他现在取得凡成就比起他的出色,更多是时势造就的结果。

 

谁能保证他二十岁时还有表演粤曲的舞台,而且容许一个男旦的存在?

 

梅兰芳般的男旦们只存在于过去,现在男孩唱旦角别人还会认可,但不代表别人会认可一个男人唱旦角。

 

阮宁可没有信心活在这样的未来中。

 

他不否认别人说他杞人懮天,但他不会因拥有才能就把所有未来压在他自己的才能上,现在的他站立点越高,跌的时候越痛。这和运动员是一样的,因为才能而把选择单一化,未来亦因而单一化了。 这不是阮宁想要的未来,他喜欢唱曲,但若把一切压下变成胜者王败者寇的局面,他绝不愿意。

 

不被需要的才能,有和没有都一样,和没有才能有何分别?

 

而希望之峰学园学园却是宣扬只有才能是人类的未来这一概念,把所有他认定的才能都纳入旗下,例如体操选手、偶像什至是幸运之类都被他们纳入才能之中,但这些真的是可以归入才能之中吗?

 

如果是,那「努力」为何不能作为才能的一种,选一个超高校级的努力入学? 再选一个「美貌」,然后举行选美会,把冠军以超高校级的美人的身份入学。

 

这样想的阮宁把自己逗笑了。

 

阮宁觉得这样的本科很奇怪,所以不想入读本科。

 

反正也是给自己时间休息一下思想前路,还不如去预备学科好一点。

 

反正只是一年的时间。

 

可惜阮宁很快就欲哭无泪。

 

勉强过了难度应该可比高考的入学考试,结果上课使用的语言竟然是英文。

 

数学、世界史勉强能明白,但物理、生物及化学等专业词汇多的学科对严重偏科的他来说很困难。上课时他都只看到老师的嘴在开合,到第一天的课上完了不知学了什么。

 

阮宁有了下一年回国后要重读高一的预感。

 

人生有起有伏,遇一失后必有一得,而阮宁在经过一失之后,在第二天的早晨他的「一得」到了。

 

他同桌在第二天给了他一本笔记簿。

 

「那个…」同桌头上奇怪的呆毛好像晃了晃,害羞地笑了,说话也有一点断断续续:「我昨天看到阮君好像有点困扰,所以预备了这个。 如果不嫌弃的话请看一看。」

 

从同桌的手中接过笔记簿,一边说谢谢一边打开,在扫看后感动起来。

 

昨天课堂的内容及重点被同桌用浅显详细的方式纪录下来,阮宁他不别为回国后可不可以升高二发愁了。

 

他能在名为预备学科的学霸们中生存了。

 

>>>>>>>>>>>>>>>>>>>>>>>>> 

 

由课桌上的名字可知同桌的名字是日向创,而阮宁因为十分喜欢某个动漫人物的原因,所以看到日向就会想叫Hyuga。

 

合上笔记簿,握起了同桌的手,阮宁为求同桌可以听清楚所以用十分平缓的语气对他的同桌说:「谢谢你,Hyuga君,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生的擎友了。」

 

被惊到了的同桌脸红得加长须后可以直接去唱关公了,加上四周同学起哄什么什么「才第二天啊!!!动作太快了吧?」「不是吧真人BL? 不过两个都还可以算得上BL啦…」等等,毕竟就算学习再繁重,他们都还是爱热闹的年纪。

 

但不为环境所动的阮宁还是用因为平缓而显得特别认真的语气说:「Hyuga君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虽然同桌隐约嘟嚷了一句什么的听不明白,但阮宁还是得到了「可以」这种答案。

 

「还有的就是…」同桌的声线有点无奈:「我是Hinata,不是Hyuga啦!」

 

「是,的会记得的,Hin…Hyuga君。」

 

「你又读错了,是Hinata!」

 

在同学们想二度起哄之时,老师来到了。预备学科的学员对学习都十分认真,所以很快地进入了听课模式。

 

而因为上午的哄动,一年七班的同学们都初步熟识了,所以阮宁在这一天继Hinata外,又认识了很多同学。

 

对阮宁来说,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但他不会对日向说,因为他的性「日向」的读法和他喜欢甚至当是恋人蓝本的某个动漫人物的名字同音,才会用那动漫人物的性的叫法叫他呢。

 

再说性的汉字写法也是「日向」…真是奇妙。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