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3

第三章 学园祭

 

黑色的布料在日向创的手中慢慢地变成了一件黑色的连身裙,这个场景和谐得就算阮宁明知日向创是个男人,还是会令他觉得日向创一定会是个好妻子的感觉,当然如此错觉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日向创的。

 

一星期后希望之峰学园即将会迎来一年一度的,也是唯一预备学科可以参加的文化祭,一年七班的所有人都因此而「燃」起来了。这样阮宁觉得同学们的集体爆SEED了。

 

在全班一起敲定了「女仆咖啡室」的提案后不到一天他们就把课室大变样了。咖啡室预定供应的是速溶咖啡和茶包汽水和有三种口味的曲奇。 

 

课室的一角用屏风分隔成小厨房,课桌两张并成一张放上硬纸板再铺上有蕾丝边的枱布。虽然限于经费等等原因而不能做得更好,但同学们亲手做的布置已经很不错了。

 

女生们设计的女仆服样式是普通的黑色连身裙,围裙是另外买的普通半身白色围裙,因为高一的男生已经开始高大,在日本要买男生可以穿的连衣裙所需费用不小,因此男生的服饰就决定自己弄了。 但问题来了,身为男生有多少人是懂得缝纫呢? 

 

令一年七班庆幸的是,日向创正是属于少数中懂得缝纫的男生。

 

所以最后决定由日向创和作为帮手的阮宁一起负责男生服装的缝制,他们一起逐一给男同学们量身,由阮宁负责用有限的经费去搜集材料,日向创则负责缝衣服。

 

阮宁现在庆幸他们班的女生比男生多,全班的男生只有六人。 而日向创一个人一天就可以缝制一件衣服,速度让人赞叹。

 

在日向帮大家调整衣服时,阮宁就在旁边看着日向,看他在男生的抱怨和女生的笑声中完成工作。

 

“认真工作的人最好看了。”想到此,阮宁说:「Hyuga真的很厉害,这缝纫技术简直是专业级啊!」其他同学也一起附和,场面十分轻快。

 

可惜对阮宁的赞叹,日向创不是太高兴。

 

日向创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母亲。

 

日向母亲的少女时代以超高校级的时尚设计师的才能入读希望之峰学园,本科生的校服就是由她设计的。

 

在日向创小时候,曾经和母亲学习过有关方面的知识,但日向母亲因为日向创没有如同昔日自己的感到失望,直到最后就和日向的父亲一样,只会对遗传了优秀DNA的弟弟微笑。 也不再对日向创的教育上心。

 

日向创知道这是他的错,谁叫他令父母失望了呢? 在令人失望的劣品一般的长子和优秀的良品般的次子中,正常人都不会选劣品。 他是明白的,但明白不代表不会难过。

 

如果他真的厉害,那母亲会和对弟弟一样对他微笑吧?

 

这种思绪释出了日向创一直压抑的悲伤,由同学们的赞美为药引,他无力再压抑悲伤,只能任由泪水在脸上绘出轨迹,惊吓到了包括阮宁在内的所有同学。 

 

阮宁不知为什么日向会突然哭了起来,只好和其他同学一起先安慰了他再说。 而当日向创用手抹掉泪水笑着说:「对不起,让大家关心了…」的时候,阮宁的青春正在悸动着,被脆弱的泡沫屏障包裹的恋意,只要伸出食指就擢破就可以了,但他缺乏戳破的勇气。

 

阮宁知道在一些事情上理智总被冲动好,所以即使要把小小的恋芽除去也没什么。

 

阮宁明白自己是一个懦夫。

 

他从没有比现在更明白自己究竟有多懦弱。

===============================

 

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希望之峰学园祭终于来了。

 

虽然一年七班的大家都对自己的咖啡室很有信心,但无奈来预备学科这边的人很少,一天下来只有三个客人。

 

相比同学们的失望,阮宁还是很看得开的。

 

有本科的都是平常看不到用不到尝不到的东西,换成阮宁如果可以都想去看看那些平少见的超高校级们会做出什么来,毕竟本科单就资源而言是预备学科的百倍。这样的情况下,谁会选择去参观和平常的学园祭没有有分别的预备学科?

 

但是,阮宁看到了日向失望的表情…

 

把日向的肩膀环住,阮宁用活泼的声线说:「今天真是轻松呢~不过我爸妈明天要来,到时就想轻松点也不行。」

 

阮宁的话如石投入湖水,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有些同学直接就打起电话来,一时间课室有些热闹了起来。

 

第二天,客人明显多起来了,包括阮宁的父母在内,总算有点学园际的气氛了。

 

到第三天,大家都不在意什么客人不客人了,分批在预备学科中逛了起来。

 

阮宁也和日向创在闲逛,预备学科的大家感情都很不错,其他班的同学们看到穿女仆装的二人时都会调笑一番,有时阮宁还会借机拿到免费的小吃。

 

阮宁手拿两个小型纸袋从三年五班的学姐们中逃开后立刻搜索日向创的位置,却发现日向创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阮宁想起全班只有日向创的父母没有来,思考日向创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不高兴。

 

「Hyuga君~看我拿到什么?」不多想的阮宁把刚从三年五班拿到的礼物-两枚抹茶味草饼向日向创展示。「拿好,Hyuga君。」阮宁一边递出手中的抹茶草饼给日向创,一边说:「据说是某某屋的每日限定。」

 

日向创从看到阮宁的一刻就回复正常的表情,在道谢后开心地吃起草饼。

 

阮宁看着日向创吃草饼的样子,回想日向创给他笔记的样子,日向创认真做衣服的样子就有点快乐。

 

可惜,除此之外,也不会再多什么了。

 

他也没有追求更多的勇气。

 

「Hyuga君,我以后可以叫你Hajime吗?」

 

「哎! 可以。」日向惊讶了一剎后开心地反问:「那我以后可以叫阮君做宁吗?还有我的姓是Hinata不是Hyuga啦!」

 

「叫我全名阮宁吧,这样比较好听。也可以叫我阿宁。」阮宁认真地思索了一会,说:「嗯,Hajime以后就叫我阿宁好了。」

 

「好的,阿宁。」这样说着的日向创,他的笑容中总算没有了苦味。

 

阮宁真是很喜欢这样的笑容。

 

人人都想幸福一天一天永无休止地发生,可惜都是妄想。

 

就正如人想挑战神的创造权柄去创造生命一样,都是妄想。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