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5

第五章 所谓的「希望」只是玩笑而已

 

用「过去」为饵食所诞生的未来。

 

如果以为这种未来有任何「希望」的人。

 

只是一个狂信者。

 

因为连自己都舍弃的人,憎恨「自己」的人。

 

是没有享受他所期待的「未来」的资格。

 

==========================================================================

 

他醒了过来。

 

纯白色的房间,充盈药水的味道。

 

身体有知觉但因为脱力所以只能作细微的动作,眼睛视力正常,功能无碍。

 

傍边身穿绿色衣袍的人看到他清醒之后有动作稍为夸张地走了出去,过了太约10分钟左右后,带了五个身穿同样绿色衣袍的人来。

 

「能说话吗?」

 

「身体有任何不适吗?」

 

「能清楚看见吗?」

 

「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在各项检查后,

 

说话功能正常

 

身体除无力外没有任何不适

 

视力无碍

 

没有任何记忆

 

「立即向评议委员会汇报编号K-3的实验体醒了过来!」其一一个绿袍人指挥他的手下道,当即有人跑了出去。

 

在这一刻,那些研究者们都很兴奋。

 

因为「希望」的素胎诞生了。

= = = = = = = = = = = = = = =

在确定恢复状况良好的后的一个月内,K-3白天接受不同运动及格斗方法的指导,晚上接受科学、文化及计算机技术方面的指导,睡眠时要进行睡眠学习补完其他内容。

 

K-3恐怖得像黑洞一般,把知识不断吸收不断蚕食,身体比常人更佳的恢复力及耐打击力加上敏锐的观察力及分析力…

 

只是一个月三十天的时间,为了手术而剃光的头发也还未生长到可以盖住环绕头部的疤痕,那些老师们已经没有可以教给K-3的知识了。

 

希望之峰学园创始人建立学园的原因,那传承的宿愿成真了。

 

由他们这些「被选中的天才」手中诞生可以把所有才能集于一生亦能完美运用的,名为「希望」的「神」在他们手中诞生了。

 

为了纪念希望之峰的创始人,K-3被命名为「神座出流」。

 

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

 

=================================================================================

 

拥有才能的人,就会过于依赖自己的才能。

没有才能的人,能依赖的只有自身。

但拥有太多人,能剩下的只有对生存的无解。

 

神座出流是「希望」

 

这种认知理所当然得连神座出流自己都觉得无聊。

 

从他诞生那一天后,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头发已经生长到足以掩盖头上疤痕的地步,而实际上头上的疤痕也只剩下淡淡的粉红色痕迹而已。

 

他所学习的每一种知识也是由最好的老师教导。而以现在来说,有时反而是老师们被他指导。

 

而为了累积所谓的「经验」,他也有实际操刀的时候。

 

例如为一个有三期癌症的本科学生实施手术。

 

例如参加虚拟现实装置的项目。

 

例如利用某学生的数据进行AI设计。

 

例如和某个人一起研究对记忆的控制。

 

例如运用持有数据于两天时间内利用废弃零件制造了能持有物品上下楼梯的机械人。

 

还有很多很多成功的例子,但这些成功对神座出流来说是必然的。

 

既是必然的事,那成功根本带不到任何东西给他。

 

反正除了必然成功的工作外,他可活动范围就只有东区的教员楼中评议会所安排的房间罢了。

 

认识又会和他进行非学术也没有实用性就连咨询的也不是的交流也只有那个学园长和神经学家。 但非别要的对话无趣又浪费时间,还不如用来睡觉。

 

虽说如果神座出流想要的话,自由行动并不是什么问题,但他本人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他宁愿在房中睡觉。

 

如果以一个通俗点的名词来形容就是「睡男」

 

神座出流躺卧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睡下的话,就没这么无聊了吧?”然后他把呼吸慢慢地放缓。

 

装有密码锁的门屏被谁开启,高跟鞋跟敲在地板上的声十分清脆。

 

「这儿有一个睡美人呢~唔噗噗。」女孩子那开朗得夸张的话语在房间中回荡着,可惜就算聆听到声音,神座出流没有起来的打算。

 

「听到女生说话还不起来,还真是绝望的没有礼貌啊神座君。」女孩说这一句的时候,声音有着无限的落寞。

 

神座出流依然保持睡眠的姿势,只有双唇在开合:「没有必要。」

 

「唔噗噗~也是啦~反正我只是来说一个消息给你的。」这次是如小恶魔般奸诈的声音,突然又转换成教授般严谨的声音:「我拥有神座君「过去的自己」的情报。」

 

神座出流还是睡眠的姿态,平缓的语调表示他对女孩的话连一丝一毫的在意也没有:「那又如何。」

 

「哗! 连自己的过去也没有兴趣还真是绝望般的绝情呢? 唔噗噗~」少女笑着说,她用如同恶魔引诱猎物时使用的咏叹语气,说:「不过我还是要说,我把过去的「神座出流」的资料放在了五楼的一间课室里啊~」

 

「你想我去拿?」这次,神座出流终于睁开了眼睛,侧头看向说话的少女。「为什么?」

 

神座出流眼前的少女有蓬松的双马尾金发,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身上的衣服却十分随便,心口处大开露出了丰满的胸部和胸罩的边缘,超短的裙子下是白晰苗条的笔直双腿。

 

以搜集的资料及书本上对女人的描述来定位,应该是很有女性魅力的女人。

 

「像看对象一般的看向人家真是绝望般的失望呢…不如说人家竟对呕心的「希望」有好感更让人家绝望呢…」

 

突然,女生做出一副痴 汉般的样貌,双手环住自己,口水几乎流了下来:「真是绝望般美丽的红色…」

由于女生的举动十分怪异,神座出流对她性格的多变有吸食致幻性药剂、妄想症及精神分裂等初步分析。

 

但是他自己又一一推翻这些推断。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生不是用任何常理可以解释,因为她是一个疯了的天才。在危险度一栏中标上多少个S也不够的危险人物,说她会毁灭世界神座出流也会毫不迟疑地相信。

 

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但这些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既然神座君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的话,我们来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如何?」少女还是用那痴 汉一般的口吻:「一个有趣得令人绝望的实验,一定会令你绝望般无聊的生活添上美丽得令人绝望的色彩。」

 

「绝望般是你的口头禅?」神座出流问。

 

少女一下子换成了落寞的声音说:「是啊…令人绝望的口头禅呢…」

 

因为少女的声音的停止,房间变回了一开始的寂静。

 

神座出流估计她也应该说完了给他的话,把头转回面向天花的方向又想闭上眼睛。

 

可惜少女不给他机会,她上了床把双手撑在床上,让她自己可以由上而下地望向神座出流。

 

「不行啊神座君。」少女贴近到神座可以感觉到她口中呼出的气息:「就算是女生你也不可以像这样亳无防范,毕竟神座君也算是美人呢。现在的社会可是绝望般的变态啊~所以神座君要注意。」

 

「多谢忠告。」

 

「吶~神座君和我一起玩吗~反正你都不在乎是吗?」少女的脸越来越近:「我知道的,清楚得绝望。神座君是一个无所谓的人呢。 既然可以帮希望之峰自然可以帮我吧?」

 

「来吧,神座君,和我一起绝望吧。」说罢,少女的唇以神座出流的唇为目标印了下去。

 

但神座在少女吻下来之前推开了她。

 

「你想怎样?」神座难得的疑惑了。

 

「唔噗噗唔噗噗~」少女把一个刻了一个刻有奇怪的熊硬币放在了神座出流心口上。

 

「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

发疯一般的笑声过后,是癫狂般的发言:「我想毁灭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然后神座出流也疯了。

 

源于他理解少女的真心。

 

她是真的想毁灭世界。

 

神座出流有点想知道世界被人毁灭后会不会不再这么无聊。

 

但他又没这么无聊去毁灭世界。

 

此刻他没有想太多,他只是无聊,所以想看看少女的世界罢了。

 

「你的名字。」拿起了硬币,这是神座出流对少女的回答。

 

「江之岛盾子。」少女用可爱的声音答复,她知道她成功了。

 

本来江之岛盾子今天来是想进行毁掉超高校级的「希望」的第一步,想不到会有更好的收获。

 

真是令人绝望般的高兴。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