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8

第八章 日向创的碎片及绝望的狂信者

 

少女带着神座走出了学园,直接到了一间普通的公寓。

 

「这儿是日向创的住所,锁匙在和钱在这袋子中,水电都通了雪柜有食材,之后你自己看着辨吧!」

 

少女交待完就离开了,彷佛人不是她带出来的一样。

 

神座出流对此没所谓,虽然离开了自出生以来就待着的学园,但他知道无论他在那里也一样。

 

他稍为确认下了房间的格局。

 

公寓是单身公寓,空间很少但设备齐全,步入玄关后就是厨房,住内走就是兼有客厅、餐厅和睡房用途的房,再往内的是洗手间兼浴室。

 

多用途的房间近入口位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部手提电脑。倚着书桌的是充满各式参考书的书架。

房间有一边的墙被改成了落地的玻璃窗,现在被厚厚的窗帘盖着。 傍边是一张被床单罩住的床垫,上面迭好的被褥及枕头,洗手间的门旁是一个组合折迭式的布衣柜。

 

神座出流确认了房间的情况后,就上床睡觉了。

 

明天江之岛就会找过来了吧? 好无趣啊…怎样才会更加有趣呢?

 

对神座出流而言,现在还是睡觉比较有趣。

 

睡醒之后他打开了书桌上的手提电脑,发现被设了密码。

 

少女曾说过说 “跟我走,我带你去找『日向创』。” 所以她的目标是让神座出流寻找「日向创」,那密码就只会是「日向创」了。

 

成功登入计算机之后,清洁的桌面只有一个活页夹,单击进入后是作清单状的内容物。 因为只是用1、2、3来命名所以不打开来是没法确定内容。

 

对现在的神座出流,时间是不缺的,而实际上他的好奇心很旺盛,所以他把所有的内容看了一遍。

 

「日向创」是神座出流的曾经。

 

直系家族有三个,父母和弟弟,父母为希望之峰的毕业生,弟弟如无意外是希望之峰的第79届本科生之一。

 

朋友就是以前预备学科一年七班的同学们,其中叫阮宁的一个可称为好朋友。

 

喜爱一种日本唤作草饼的甜食,诞生日是一月一日。

 

是一个优秀而执着的平凡人。

 

为了心中期望的才能,把自己献祭于「希望」,成为了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

 

渴求「才能」到为此把自己杀死,但最后却没有因此获得任何东西。

 

这是神座出流过滤后认为知道也无妨的日向创讯息。

 

把从冰箱中找到的小巧草饼放入口中,咬破Q弹的糯米外皮后香浓的花生馅十分的甘甜。一款好吃的甜点,但也就是一款甜点。

 

果然日向创已经「死」了。

 

虽然肉体尚在,生存于此是名叫神座出流的人。

 

这也许就是江之岛盾子一直挂在口边的绝望。

 

「唔噗噗噗。」

 

发出这种标志性笑声的是永远都出现得很不合时的江之岛盾子。

 

她会这么快找来也是在神座的预料之中,可是相比起江之岛,把草饼吃完对神座更重要。毕竟草饼是「日向创」很喜欢的食物。

 

「神座君找到过去的自己了吗? 说不想知道…」语气突然低落:「其实还是很在意吧?真是口是心非。」

 

还在咀嚼的神座出流完全没有回答江之岛盾子的意思。

 

「又被无视了吗? 你还真是绝望般的冷淡啊。」她突然伸长了舌头,像摇滚歌手一样狂野:「给点脸子啊才能混蛋! 人家可是可爱的女孩子啊! 有点反应行吗!」

 

神座出流把另一个草饼放入口中,这次的是传统的红豆馅。

 

「混蛋呀呀呀呀呀呀呀!!!!!!!!!!!!!!!!!!!!!!!!!!」这次是转变成冷静条理的模式:「计划要收尾了。这次来是想你帮忙完成我个人AE的最终编写。」

 

把储有未完成AE的USB掷向神座出流,神座出流接住了。

 

「虽然我是无与论比的天才,但对自己还是有够不了解的。究竟别人眼中的江之岛盾子是什么样的?只要想一想就觉得绝望啊! 而且今次的计划我可是抱有必死的觉悟。 究竟在这次完美的「学期考试」之中是我胜出还是同学们胜出呢? 只是想一下都兴奋得绝望。」

 

江之岛盾子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住地发抖,神经质地说出:「但即使我盼望品尝世上唯一一次的最美丽的绝望。可惜那一群靠人家饲养的家畜们没有人家的话肯定活不下去的。 若我真的死了,那时候我留下的AE就可以继续筑成这绝望的世界,所以我会被一个AE代替啰?真是绝望啊! 记得你曾协助过研究的「虚拟现实」装置吗?」

 

口涎从江之岛盾子的口中淌出:「到时世界上就有很多很多的我,真是绝望般的可怖呢!唔噗噗唔噗噗……」

 

对江之岛盾子的话语,神座出流只有三个字给她。

 

「知道了。」

 

「那外面和AE就拜托全能的神座君了,啊! 就算有了新朋友但神座君不会反水吧? 我突然好兴奋呢!!!」

 

「我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神座出流在江之岛盾子转身离开时问了一句:「杀了自己爱人所品味到的绝望美味吗?」

 

「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

 

留下一串笑声的江之岛盾子,神座看了看手中的载有AE的USB,刚才江之岛好像没有限定完成日期,那就先别理会好了。 当然她真的死去了故且算是共犯会完成她的AE的。

 

江之岛走了一会之后,那天带神座出流离开的少女来了,模样十分狼狈,一入到门就在喘息,强度预测快到过呼吸症的触发条件,但少女很靠自己平复了呼吸,她可以正常呼吸后,看到已经空了的一次性食盒,向神座发问:「草饼的味道还好吗?」

 

神座出流其实分不到好不好吃,但以甜度和口感来说是不错的甜点,他也如实和少女说了。

 

「你啊可不可以给我有点身为日向创的自觉? 你只是神座出流的话很多事就很可笑了嘛…大家也很无奈了嘛…什么都不知道了嘛。」

 

少女知道自己的发言应该不会有很多人明白的,也不是想如此表达清楚。但对少女而言可以简单又清晰地表达自己想说的话就是奇迹了。 而她也明白自己的行为以普通人而言十分古怪,但正因如此所以她相比不平凡的人更爱混在平凡的人身边,对她来说这算是融合教育的一种。

 

所以,就算她好像说漏了些什么那又怎样?反正不认识她的神座出流不会知道她在说什么的…

 

但神座对少女发出的提问却令少女明白,神座出流听得明白她说话。

 

「有谁因为「日向创」受伤了吗?」

 

少女表情古怪地看向神座出流,这令神座出流有「日向创」可以作为近期的专题来调查。他觉得这比帮江之岛管理她的宠物们更有趣。毕竟,是和他自身有关的事,那他可以把这事归为自己的渴望优先处理。

 

「黑子鸣门,不爱蓝球也不爱拉面,就这样。」名为黑子鸣门的少女古怪的自我介绍,但她确实是在笑着说的:「果然还是日向君呢。」

 

人对神座而言果然还是很难懂,为什么只是一个问题就会令少女的态度转变了呢?

 

为什么只是一个问题就会令少女哭出来了呢?

 

「很抱歉啊日向君,我现在还不可以对你说什么,原因你自己比我更清楚所以不说了。现在也没有策反你的自信。嗯~日向君也知道的那件事吧? 因为是连什么也不知的我也猜得出来的事,所以日向君就更明白了对吧?」在神座点了点头后,黑子继续说:「所以,现在起到事情发生的那天为止,我不会再打扰日向君。 但也请日向君留在这裹好吗? 放心日常用品绝对够的…」

 

「如果我可以做更多的事就好了,但对预备学科的我来说,已经用尽全力了,但事情还是这样,少数的人已经得救了,但落入江之岛手中的大多数却如何也拉不回来…我没有方法不恨作为毁了我的预备学科的江之岛和同谋的神座出流,但我也没法恨日向创。所以所以,在那一天之后的一天我会来,到时我就可以明白,要做的是什么了…」

 

神座出流明白黑子在说什么,但他无法理解黑子话中的感情。

 

不到一个星期,2357名预备学科学生集体自杀,以这为契机世界爆发了名为「绝望」的瘟疫,写作「人祸」的「天灾」

 

希望之峰学园的学园长把北方的旧校舍建成堡垒,意图成为守护希望的最后基地。

 

黑子如她所说一样来到了神座出流的脸前,她看见神座出流还是神座出流,不由得叹气。

 

「毕竟梅菲定律是存在的,不幸是连锁的, n*(n-1)一次都修正不了的不幸… ….」

 

「最劣情况在数学定理只是一个说法,实质并不存在。」

 

「无限猴子定理!」黑子鸣门十分不礼貌的指向神座出流,宣战般说:「实际上只想说给日向君,但作为一种更正手段说给你听也是可以的,对啦对啦我就不信日向没有了啦!  毕竟你对我很有耐性嘛~所以,日向君,阮君给你的遗言是『不要放弃』」

 

这句话令神座出流有像计算机当机定格一样的反应,让黑子不知是为阮宁在日向创心中有份量庆幸,为日向还存在庆幸,还是没良心的为阮宁死了庆幸?

 

“有时候为朋友放弃是应该的本份,反正日向创本来就不喜欢我,所以怎样都好吧?” 如此想的黑子鸣门放松了自己,现在她唯一需要的就是神座出流接下来的反应。

 

「无限猴子定理在实际操作不可行。」神座出流只说了这一句令黑子觉得世界怎么都好的话。

 

不过唤醒日向创这对她而言就是太勉强的事,说实话她也快崩溃了。

 

原本以为是把重要的「日向创」找回来的事,却不但从那女人的口中知道了「神座出流计划」。而且发现了同学们中的大多数想以日本特产之一 – 集体自杀抗议来逼使社会对希望之峰学园的声讨。并计划把不合作的少数们杀掉以求可以增加自杀的人数。 

 

自杀的人越多,种类越广,希望之峰学园就越受压迫。 毕竟可是有只要三个人就可以知道全部人这样的理论存在。 十人二十人不足够,一百人二百人也不行就把全部预备学科都晒冷的话,三千多人的家长所能连起的社会网络已非学园控制得了的范围了。

 

其他都不论,令黑子愤怒的是,预备学科中的多数对少数进行屠杀,之后再自杀。就算黑子和其他预备学科一样被江之岛盾子不断灌输绝望理念及看本科生的血腥视频,本来她就是一个除对自身发生的事一切无感的人,因而也没想过要绝望什么的事情,她也相信自己所在的预备学科是不会有会想杀人的人存在的,却想不到在为了日向创和阮宁进入旧校舍,会被原先的同学追杀。

 

要不是最后阮宁直接对上了不知为什么非常能打的江之岛盾子,黑子直接依之前从松田夜助手中得到的情报先一步赶到了神座出流面前带走他…这样的如果还是不要想象了。

 

明明知道被留在那儿的阮宁的结局,但她还是走了。

 

黑子在把神座出流带到日向创的住所后的第二天又回到了学校。

 

她明白虽然尸体是没可能的带回去了,至少作为遗物拿回阮宁的东西,可惜就连这样的想法也是不行的,所有不参加游行的学生和预备学科的老师们都被已经疯了的学生屠杀。预备学科的教室成为了俭房,微笑着自杀的学生,那场面黑子忘不了。也不知下一步如何踏出,要走向那里。 

 

她唯一知道的是如果都这样了,若神座出流不能记起日向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所以愚公移山也好,精慧填海也好,她也不会放弃的,加上她也是有希望的。

 

直觉告诉黑子,神座出流对她有一种特别的宽容,那是日向创对她的宽容。

 

「神座君对江之岛盾子有什么感想。」

 

黑子把所有一切晒冷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自私的凡人而已。

 

 

江之岛盾子陶醉于绝望之中。

 

她可爱的小虫子们为了绝望真是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呢~

 

尊敬的雾切仁校长已经进行过确认的约见。

 

到最后了,不论是被杀还是杀掉所有人,对江之岛盾子来说也是一样的。

 

有赖最爱的松田君留下的遗产,这场绝望的宴席有最好的前菜。

 

「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江之岛盾子只要想象到那个未来,激动得全身都无力了。

 

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唔噗噗

 

「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

 

「期待得都厌烦了呢~对所有事情都依人家的剧本发展的世界,真是十万个绝望。」

 

把署名「音无凉子」的笔记当球玩抛接,而她每一次接触到笔记本时,都有一股撕心的痛。

 

那滋味对江之岛盾子来说太刺激了。

 

瘾君子和毒品,江之岛盾子和绝望。

 

所以她渴求更多的绝望

 

很快,她可爱的家畜们就会把世界打造成绝望的理想乡。

 

更加更加的疯癫,更加更加的绝望。

 

唔噗噗~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