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9

第九章 希望的勇者和绝望使徒,航向新世界

 

江之岛盾子死了,带给她的党羽们无与论比的至高绝望。

 

一直盼望绝望的她得到了一直所渴求的绝望,也算是得尝所愿了。

 

= = = = = = = = = = = = = = = =

 

神座出流窝在了沙发上,卷宿身体睡觉。

 

他现在的房间是一间放了超级计算机的房间,此刻超级计算机正在自动进行以忆计的运算。

 

黑子鸣门走了进来看到这情景,第一时间佩服起了神座出流。能在冰柜中睡觉,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希望。

 

“所以,为什么是他在睡觉我就在处理组织事务?” 作出无解问题的黑子把报告插在神座出流和沙发的中间,像没事人一样走了出去了。

 

在门关上的瞬间张开眼睛的神座出流,拿起了报告看了起来。

 

他不由得想,”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做这些无趣的事呢?”

 

为什么要响应黑子鸣门的期望,背起了阮宁可能的责任?

 

先不说阮宁的未来是什么,明明单就日向创,和阮宁都只是好朋友而已。

 

不过作为模拟「日向创」活动的对人实验的场所也是有用处的。

 

不过对他来说这也是关于日向创的专题搜集,无趣但也不是全无意义,而等到眼前的工作完成了,那关于日向创的数据搜集就可以完成了。

 

但能预见的成功在神座出流来说还真是…「无趣。」

 

= = =

 

有人会陷入绝望,有人会因绝望发出更加强烈的希望。

 

这十四个人内心的希望,被超高校级的希望透过电视熏陶了。

 

所以才会发出求救讯号。

 

但身为曾经的「绝望」,希望真的会接纳吗?

 

只能说苗木诚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希望,竟然会想拯救「绝望」们。

 

神座出流无法了解,但他想要去理解。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呢? 为什么人会去想帮助另一个人呢?

 

就算如何搜集「日向创」的数据,如何去重现「日向创」的生活, 神座出流还是得不到答案。

 

而面对苗本诚为什么会绝望的疑问,十四位绝望残党没有回答。

 

神座出流又开始觉得无趣了。

 

比江之岛盾子更加无趣的绝望残党。

 

说起来现在这个被江之岛盾子歪曲了的世界本来就很无趣。

 

还以为会是有趣点的世界,却变得比本来更无趣了。

 

乘坐在船上时那不规律的摇摆令神座出流有一点点与趣,但没多久就觉得无聊。

 

在航程期间和接种了江之岛盾子手腕的人进行了一段无聊的对话后,神座出流又想睡了。

 

睡了后就不会感到无趣了。

 

全员在被要求换上了病人穿的衣服后,被带到了一道金属门前。

 

「现在来作最后的确认,我们现在就让你们进入新世界程序,如无意外大家会失去希望之峰学园入学后的所有回忆而被新的   回忆替代,你们同意吗?」

 

在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后,苗本诚打开了放着睡眠仓的金属门并走了进去。留下拿着名单的雾切响子。

 

「请你们在我叫到名字时进入并躺入睡眠仓内,在进入之前我会给你们搜身。」

 

绝望的残党们在雾切响子的监视下一个一个步入了金属门。 而神座出流在雾切响子叫出日向创时回应了她。

 

自然,雾切响子搜不出江之岛盾子的AE,就算是超高校级的侦探,也是有盲点的。

 

在躺进睡眠仓后,神座出流上了闭双眼。

 

江之岛盾子的AE在之前就被神座出流重新刻入了了一块迷你SD卡中,借用了模拟皮肤般的贴纸贴在了右眼角附近。

 

他的游戏,要开始了。

 

不过他和他无关就是了。

 

Alter Ego_version_ Matcha is running

Alter Ego_version_enoshima junko is running

Administrator: Kamukura izuru

 

日向创在一黑色的回廊中苏醒过来。

 

他的思绪十分混乱,而四周都是黑色的环境令他不安。

 

他为什么会到这里的?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他看到了一扇木制的美观的门,日向创打开了它,步入了一间课室之中。

 

日向创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进去,但他知道他一定要进去。

 

进去后日向创看到课室之中或坐或站的十五人,而在一个穿着白色西装长得十分熊壮的人对每一个人的询问下,得知了他们全都没有进入课室之前的记忆。

 

而接下来的日向创的常识被不断冲击。

 

突然地就跳出一只说自己是老师的免子,一瞬间课室的墙向四方倒下消失,展现出外面南国美丽的风光,鸡变成了牛,在围巾里养仓鼠满口神奇话语的人、希望的碎片、诡异的熊、异变的天空和杀戮的修业旅行… …这跳跃得太厉害。

 

最重要的是,日向创忘记了自己的才能。

 

也许这样说很自私,但只有忘记了自己的才能这回事对日向创来说是最真实的。

 

能进入一直憧憬希望之峰学园,那他应该也有独一无二的超高校级的才能。 

 

为什会忘记了呢?

 

明明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因为进入希望之峰学园之前的他是..….

 

日向创「哎?」的一声。

 

因为他不只是才能已而,在进入希望之峰前的事情,认识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

 

他全部都不记得了。

 

日向创双手不自觉地抱在胸前,脑部飞速运转着,试图回想起一点点的记忆。

 

比如父母的样子,中学的校服样式,家庭的住址。

 

一切都是虚无…

 

「哈...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真的是叫「日向创」吗?

 

应该是的,他记得毫无拟问日向创应该就是他由小使用到大的名字。

 

但他的记忆真的可靠吗?

 

“记忆会混乱不出奇呢?毕竟被卷入了这么奇怪的事里。稍微休息一下就会想起来的。”

 

和他一起在海滩上,有白色头发的开朗少年狛枝凪斗安慰他的话回荡在脑海中,安定了日向创的心。

 

在岛上第一个与他有友好交流的开朗少年,令日向创对他怀有小小的雏鸟情节。

 

最后,日向创放弃了无用回想,反正如何烦恼也没有用,顺其自然就好了。

 

The GamePlayer Data Backup_ everyday on  00:00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