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1

第十一章  高中生们,有些东西是不被准许的

 

人只要有自己认为充分的理由就会去伤害他人。

 

亦因为有充分的理由所以在伤害他人后还会得到其他人的谅解。

 

这时的受害者就是一个配角,原谅是好人角色的配角,不原谅是坏人角色的配角。

 

然后受害者和家人若报仇,就会成为新的被谅解的施害者。

 

你说这样的循环是不是有趣得绝望?

 

所以说,师出有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单杀人事件的因由,是一场闹剧。

 

小泉真昼的朋友就小泉她在社团被学妹欺负的事在和学妹谈判,继而起了争执,小泉的朋友失手打晕了学妹,害怕学妹报复的她恶向胆边生,把学妹杀掉了。 而无意中得到证据的小泉真昼把为了朋友把现场的证据处理了并把作为另一个证据-照片扔弃在学校的焚化炉,却阴差阳错之下被学妹的哥哥-九头龙冬彦捡到了。

然后为了复仇,九头龙冬彦把小泉真昼的朋友用球棒撃杀。

 

因为失去了入读希望之峰学园之后的记忆,两人就算见了脸都相安无事。 但当九头龙冬彦将黑白熊作为诱因的游戏通关得到了所为的特典并看到了被杀害的妹妹的照片及有西圆寺、罪木及澪田的身穿希望之峰校服的照片后,再结合游戏结局的名单,得出消毁证据的就是小泉真昼。 所以九头龙冬彦和小泉真昼对质,但小泉真昼之后就开始在躲他… …

 

到最后,在海滩小屋中,九头龙冬彦和小泉真昼再一次对峙,然后,边古山佩子为了九头龙冬彦杀了小泉真昼。

 

就是这样的一辑悲剧。

 

日向创看着九头龙冬彦为了边古山佩子闯入处刑现场,又见到边古山佩子用身体保护九头龙冬彦,又想到了闹剧两个字。

 

在此之中,一个清白的人都没有。

 

小泉真昼不无辜,在现实之中她把好友杀人的证据处理了。九头龙冬彦虽然是黑道,但在学校时就是一个学生。 希望之峰学园的门生偏布尔日本各界高层,九头龙组不会不顾及学园的态度。 而小泉真昼的朋友也是本科生,希望之峰学园不会坐视珍重的才能者死亡,小泉真昼的朋友本来可以不用死的。

 

但小泉真昼的误判,没人找到杀害九头龙妹妹的犯人,九头龙冬彦重视妹妹,并且仇恨那一直找不到的犯人,仇恨在心中一天天升腾,所以当他知道了犯人是谁后,他的仇恨爆发了。

 

没有手刃仇人更大快人心的事。 在黑道的世界中,以命还命已经是相当仁慈的事。

 

他们都是有足够的理由去犯错,但没有一个人是清白。 犯下了罪就要去偿还,小泉昼真及她的朋友、边古山佩子偿还了生命,而九头龙冬彦偿还了的是边古山佩子。

 

日向创笑不出来,但也没有太大的悲伤。

 

日向创在晚上离开了旅馆向最近的海滩走去。

 

理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日向创就是想去海滩。

 

到达海滩后他脱下了袜子鞋子,扯下了领带,潜入了海中。

 

彷佛曾经这样过的幻觉记忆无处不在。

 

南国碧蓝美丽的海洋及其底下成群的珊瑚礁都在展现大自然的艺术,鱼群不惧人,在日向的身边游来游去。

 

美得一点都不真实,彷似一个幻梦一样。

 

一群霓红灯鱼在日向创发呆时游过他的身边…

 

日向创瞪大了他的双眼,他突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换气了,但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Protected Mode start

 

 

狛枝凪斗今天实在太美妙了~

 

看到了边古山佩子为了她自己的希望献身并且用生命回护自己的希望,那为了守护希望所发出的强烈光辉,狛枝凪斗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并且感动了。

 

果然,希望是最美妙的东西。

 

「KUKUKU~啊咧,这么晚还没睡。」黑白熊突然出现在狛枝凪斗的房间中,用荡漾的口气说:「难道你要等人吗? KUKUKU现在的高中生真是耐不住,晚晚都要追求温热的身体去排解长夜的静寥。」

 

黑白熊摆出双手交叉的「不可以」的姿态,彷如训导老师般地道:「你们究竟有没有自觉啊! 你以为为什么会有十四岁的妈妈、朱诺少女怀孕日记这样的电影和电视剧啊! 都是你们太不自爱了!」

 

狛枝凪斗看着黑白熊,揣测牠的意思。

狛枝凪斗知道黑白熊绝对不会无缘故去做一件事的。

 

「就是说啊你们年轻人一个二个都不让人省心,以为是修学旅行就可以乱来啊! 能不能为自己的人生付点儿责任!」黑白熊叹了一口气:「不要一出了事就怪老师怪大人,什至说都是世界的错啊! 自己的错倒是提都不提。」

 

「也要体谅一下大人啊! 工作都已经很辛苦了还要因不是自己的错误负责! 根本是不公平交易好吗? 不过我是熊所以就无所谓了…所以我都说过晚上要待在自己的房间中,出了事的话学校会很麻烦的! 现在的记者个个都是悲剧小说家写得一个比一个悲情。 今次的A1标题会是什么? 高中男生因为压力过大在修学旅行中投海自尽?」

 

说完后黑白熊消失了。

 

狛枝凪斗真的很想知道黑白熊为什么可以来去自如,但目前天感兴趣的是谁,又有什么原因在大晚上跳海玩。

 

 

日向创睁开眼看到了和他零距离的狛枝凪斗,他反射性地给了狛枝凪斗一拳,因为身体无力所以力气不大,但狛枝凪斗还是顺势坐在日向创身旁。

 

日向创也坐了起来,衬衫的衣镂已被解开,日向创把用一只手拢了拢大开的衬衫,另一只手就想擦一擦唇。

 

「真无情呢日向君。」狛枝凪斗用手按着伤口「我可是为了救你而放弃初吻啊! 没有感谢就算了还给了我一拳,不过因为是日向君我就原谅好了。」

 

日向创的手指停放下唇后停放,本来他想用力擦拭的,但听完狛枝凪斗的话觉得自己的举动着实过激。也不好意思做出令狛枝凪斗更伤心的举动。

 

狛枝凪斗用一副遗憾的表情说:「现在想想我也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即使是为了救人但连累日向君被渣滓般的我亵渎了,想想也明白为什么日向君生气的理由了…」

 

「够了!」

 

日向创喝止了狛枝凪斗:「我没有这种想法!」

 

快速搜索了鞋子和领带的位子,发现目标后立刻跑去拿起抱在怀中后转身俯视还坐在地上的狛枝凪斗

 

日向创为狛枝凪斗的话感到愤怒。

 

为什么狛枝凪斗一定要把自己说得那么卑微?

 

就好像,就好像 2— 1● 一样。

 

… …

 

哎? 狛枝凪斗和谁一样?

 

「日向君?」

 

就像是被人按下开关制的运行中的计算机一样,日向创的意识突然中断了。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