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2

第十二章 想不起来的事,如何知道是大事还是小事呢?

 

日向创在床上醒了过来,精神非常。

 

是因为有充份休息的缘故吧?

 

「哈…吓?!」

 

半坐在床上时的日向创发现自己竟然是祼睡的!

 

怎么也想不起昨晚是怎样上床的,难道是一洗完澡就立刻上床了吗?

 

衬衫、内裤及长裤皆被折好放在沙发前的咖啡桌上,都十分干爽,仔细看的话衬衫的钮扣好像有些松,领带是折迭的状态放在衬衫的上边。

 

日向创真在无比的想知道昨晚他究竟做什么事了。

 

想不起来… …

 

想多无益,还是冲一下身后去餐厅好了,之前还要把衬衫的钮扣弄好。

 

“丿卜u土@君好Y*#%$呢~2— 1●就—●3—会—●●3—这些#针##什$%@^…”

 

… …

 

日向创脑中又一闪过某人的话语,这些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这样时,他都会去想…

 

这些话全是同一个人说的吗? 还是是不同的人呢? 这些话重要吗? 还是只是闲聊时说的话?

 

无论如何努力去想说这些话的人,说这些话时的场境,都是一片空白。

 

即然如何思考也找不到答案,日向觉得还是快些到餐厅去比较好。

 

决定就要行动,把奇怪的回想放在脑后,日向向餐厅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向创到达餐厅时看到那尤如邪教的祭坛一般的东西时吓了一跳,而在西园寺的暗示之下知道了这是她用一晚弄成的小泉真昼的…灵堂?

 

看西园寺开心的说小泉会为此开心,日向创把本来想说的话吞下了。

 

可是在遂一到来的大家一一的批评下,就连西园寺都不承认自己为小泉造的灵堂了。

 

最后是七海解了围。

 

七海说得对,这灵堂虽然恐怖了点,却能看得出是用了心去做的。

 

这用一夜时间筑起的灵堂,源于西圆寺日寄子对小泉真昼的思念,那种不舍即使只是作为旁观者也被触动了。

 

本来大家沉积于「理解」的气氛之中,但狛枝和田中的到来又起了小小的风波,幸好被莫诺美的出现打断了,并且大家得到三号岛已经通行无阻的消息。

 

狛枝立刻提议前往新岛,但索妮亚为九头龙冬彦状况不明担心,觉得不是探索的好时机,最后她在狛枝和七海的说服下改变主意。

 

结果,还是按照狛枝的意愿行动了。

 

在前往三号岛的期间,狛枝看似无意地接近日向,用只有日向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日向君。」

 

即使不太想理会,但现在突然走到别处也太显眼了,日向便不耐地问:「什么事?」

 

狛枝发出了令日向不明所以的询问:「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然后被日向以斩钉切铁的一句「没有。」终止了对话。

 

狛枝感觉到日向的拒绝,慢慢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就这样,日向一行人往三号岛前进。

 

在一天的探索之后,日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总结了一下今天的成果。

 

第一天的探索最大的收获就是九头龙君了,除了西园寺外,大家都为了九头龙的平安高兴。

 

也不是不理解西园寺的心情,她性格这么扭曲,只有小泉才会真心地帮助她,对间接杀害小泉而且想加祸她的九头龙,她不实时冲上前也算克制了。

 

而日向创在意的还有免美X档案中所描述的希望之峰学园已经毁灭这件事和黑白熊口中他应该知道的预备学科,和他失去的记忆有关连吗?

 

来不及细想,日向创一挨到枕头,比平时更快地陷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一早大家聚集餐厅商讨昨天的搜查,在没人找到有可能是出口的线索下,议题聚焦在免美X档案中。

 

狛枝一口咬定是假的,其他人就算没有表示但内心也认同狛枝的说话,到最后从罪木口中了解了九头龙的程况之后,这场早会算是结束。

 

没有想去其他地方的想法,日向创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却在房门前难得的见到站着睡的七海。

 

七海好像感应到日向的靠近,打了一个呵欠后醒了过来。

 

「日向君很慢呢?」

 

其实日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起出发甚至更早出发,他却永远是最后一个到的? 

 

这个暂且不想,但早会才刚结束没有多久,为什么七海会一副睡了很久的样子?

 

…还是先问一下她有什么事好了:「七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其实昨天在电器街从商店的目录中找到了古早时期的游戏机,但摆放的位置我一个人去不到。 本想昨天就拜托日向君的,但想着九头龙的事就忘记了。」七海用信任的语气对日向说:「所以,如果日向君今天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不可以和我去一旁电器街?」

 

听到七海的要求,日向才回忆起昨天对七海的承诺。立刻答应了七海,两人便转向三号岛的电器街走去。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