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4

第十四章 跳、跳、跳跳跳,唱首歌吧?

 

罪木对日向表示他的肚子没有什么大碍,涂了药膏休息一天就会好了。

 

七海和贰大也一起来了医院,想必是从狛枝口中得知日向到医院来了。

 

而在七海坚持下她把日向送回了房间,之后七海在日向答应有事一定会找她帮助后才肯离开。 这小小的房间又剩下了日向君一个人。

 

睡在床上,日向把自己的脑放空了。

 

连日来高潮起伏的转变,他一直都没有好好放松。

 

把全身都放松,脑子也放空,这单纯只是发呆的举动,却是日向最喜欢的休息方法。

 

“以前的我到底多无聊啊!”他就这样想着,进入了梦乡。

 

世界的跳跃性不是人可以去猜测的。

 

不过短短几天,九头龙由出院再因切腹入院,跟着贰大为了保护终里接了黑白熊的攻击后不知去向,到澪田、终里和狛枝患上了绝望病。再到澪田和西园寺的死亡。 学级裁判的开庭,到最后的最后,站在他们对面的罪木。

 

「请你饶恕吧!饶恕这怀抱着与你相会的希望而死的我!」这样说着的她,被黑白熊注射致死量的兴奋药剂,究竟在幻境中她有没有看到那个人? 这就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而被澪田、西园寺和罪木的死及遗失的学园记忆折磨的日向他们来说,只有为了保护终里而变成了机械人的贰大回归使日向他们有一点点的安慰。

 

可惜,对活着的人施加的考验,已越来越严峻了。

 

因黑白熊设计落入了一个必中的局中,日向他们被困在草莓之间和葡萄之间。

 

日向创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试过,也许是生平第一次? 那种会因以前浪费食物而悔悟的饥饿感,就连大脑也会因此停顿。 

 

会死的吧?

 

慢慢地在抑止不了的饥饿中死去,令人接受不了的死法。

 

更接受不了唯一的进食机会是因同伴的死亡而来。

 

还要有多少的磨难呢? 还要有多少的悲剧呢?

 

但即使发问也是徒然的,主掌方向的人不会容许他们安稳。

 

日向尽量忽视狛枝告诉他只是一个预备学科的真相,努力地去应付眼前的学级裁判,明知道得出的结果只是又一个同伴的离去,明知道结果只是又一次悲恸的果实。 却又不能不去继续,因为这不只是一次的判决,更是罗马的竞技场,在一个个赞同和反对的背后,是斗士们为生命倒上的攻击,更残酷的是如果不忍心倒下的不只是你,还有身边的同伴。

 

刚开始时觉得没什么,到最后无可替代,宝贵的同伴。

 

即使站在敌方的,也是日向创他们宝贵的同伴。

 

被处刑的田中所留给日向他们的对生命的激情,明知田中要杀他还是毫不退缩迎战的贰大,所留下的信念,他们会铭刻于心。

 

然后,「背叛者是谁?」这个问题,也到了该解答的时候了。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