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5

第十五章 昨天今天明天,那一个是真实的?

 

狛枝凪斗已经准备好,把那些背弃希望的绝望们带向他们本该前往的地方。

 

想到最初他竟然如此倾慕那些绝望们就觉得呕心!

 

这次他成功的话,可以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吗? 虽然是有点痴心妄想。

 

如果他成功的话,那预备学科也会死吧? 

 

虽然那预备学科绝对不够格成为绝望之类的存在,但应该也是听命的小喽啰之类的,也不算枉死了。

 

绝对不可以动摇,绝望们是不可以存在于世的,更何妨那预备学科可能就是奸细呢? 

 

血液从狛枝的身体中流出,悬在横梁上的冈格尼尔之枪的枪尖闪出了寒光。

 

为什么他会对那个预备学科不忍呢?

 

或者说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会这么坚信那个预备学科是希望?

 

为什么他会被那个预备学科吸引了呢?

 

直到门被打开,火炎的热浪向他袭来,他还是想不透。

 

门外的绝望们开始投掷灭火瓶了,一如他的计划。

 

人在死前,是会回忆一生的。

 

传说中虽于狛枝凪斗的走马灯在滚动,他的「曾经」在向他倾诉密语。

 

「如果因为我的过错让你这个希望消失的话……!」那是看到因他的幸运而生病要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日向君时,他自责的言语。

 

「你说的不对,虽然你的确是个奇怪的家伙,但你努力的地方、那个……确确实实传达到了给我……谢谢你。」面对连一碗粥也保护不了的他,日向君还是笑着原谅了他,还反过来安慰他。

 

「我要求赠品,日向君!」为了给日向君找药的他推开了药店的门,不知向谁说的很认真的笑话。

 

在看到被黑白熊换成一样的药瓶时,他第一次为了其他人,如祈祷一般地刻意运用了自身的「幸运」去找到了正确的药瓶。

 

当时不知为什么特别弱的黑白熊说出「我以为你会说『只有通过日向君的死才能让大家的希望发光!』的呢!」时连思考都没有的答复「不,我想都没想过。」

 

他对日向创说:「我喜欢你」

 

在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他对日向说:「所以,我想也差不多可以得到一点儿幸运了吧?...日向君,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么?」

 

日向创又是如何回答的?

 

日向创紧紧地握着狛枝凪斗的手,用同样坚定的声音,在他的耳中答案清晰无比:「我的话……当然会同意的啦。」

 

于那无比和平幸福的五十天,那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狛枝凪斗想大叫,想喊出日向创的名字,可惜太迟了,他的布局已经成功,如无意外,他会害死日向创、害死在那五十天中的同伴。

 

最后,狛枝凪斗祈祷。

 

祈祷他的布局失败,祈祷余下的人可以逃脱。

 

被「幸运」眷顾的他,用所有的「幸运」来祈祷。

 

 

日向创看着七海和莫诺美走进了处刑场。

 

无能为力。

 

一直支持他相信他的七海,为了救他们选择了死。

 

他们该怨狛枝依靠幸运布下的谜题太变态,还是痛恨自己的弱少?

 

但为了日向他们而牺牲,给予全部信任的七海,也要走下去。

 

只要日向创的生命还在,就不会去认输。 不论黑白熊口中「新世界」中的绝望日常是什么,都不可以认输。

 

 

在贾巴沃克岛的最后一夜,日向创造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不知什么时候发生的,16个人美好的记忆。

 

五十天不普通,又快乐的修学旅行。

 

在梦中,爱照顾人的小泉,公子哥气但很有领导气质的十神,唱出令人赞叹的歌曲的澪田,会表达自己的罪木,负责所有人饮食的花村等等,所有所有的人都在,没有任何人被杀死。

 

大家一起过了美好的五十天。

 

修学旅行的最后七海问日向创什么是希望的碎片,日向回答说是羁绊,田中君用中二风格的言语附和着日向。 十神也依照田中的风格说出附和。七海又问是羁绊孕育出希望吗? 那个希望控柏枝竟然说出希望是更加单纯而简单的东西…

 

多么美好的梦?

 

如果不醒过来,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快乐?

 

可「如果」和「梦」本身,就是非真实的东西。 虚伪的梦虽然幸福,但和小孩用肥皂水吹出的泡泡一样。 只要小小的干扰,就会化为乌有。

 

日向创醒了过来,打了一个冷擅。

 

突然间感觉到世界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十分十分的空虚。

 

他立刻跑了出去,见到了七海。 被告知大家都在餐厅。

 

在餐厅中,大家从狛枝留下的讯息中得知了遗迹的密码,大家立刻赶去遗迹,打开了遗迹。看到了一个类似学级裁判的裁判庭一样的地方… …

 

彷惶中看到一扇熟识的门,日向拉开了门,走了进去… …

 

当日向的意识真正清醒的时候,他就站在了一间课室内。

 

他有感觉,事件真的要落幕了。

0101001010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