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6

第十六章 笼子中的鸟儿啊! 你的背后有谁在呢?

 

这间校舍日向创似曾相识。

 

随着日向创收集得越多黑白熊特意留下的讯息,散乱的各种片段终于组成了完整的故事。

 

他们究竟在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在这里都有眉目了。

 

而现在真的是最后了。

 

最后的学级审判。

 

终于,日向创从黑白熊口中知道了他一直想知道的真相。

 

身为绝望残党的他们为了重获希望,所以进入了希望再生程序。 即是现在他们所在的贾巴沃克岛。

 

本来绝对安全的只为了快乐和希望而存在的地方,不知为何被江之岛盾子的Alter Ego混了进来,本来应该和他梦境中一样愉快的修学旅行成了血腥的斗技场。

 

而江之岛盾子想他们毕业,原因就是那些在程序内死去的同伴的身体,而她最终的目的是让全人类都成了江之岛盾子。

 

日向创想不到有人可以如此自恋。

 

而且他对江之岛盾子日向有种不同归常的严恶。

 

尤其在她说预备学科为她自杀时,简直被愤怒侵食了一样。

 

激愤过后却是莫名其妙的淡定,就像他已经羸了,目的达到了的感觉。

 

这次的学级审判途中,上一次血腥杀戮的幸存者,超高校级的希望苗木诚带来了强制机关,以他们会忘了希再生程序中的一切在现实中苏醒,而江之岛会永远困在这里。

 

忘记一切,忘记其他十六个同伴,包括七海。

 

但日向创知道不只这条路可以选择。

 

他的眼看向雾切响子,脑中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空可以去四周散下步的。」男人温和地说:「就算是希望也要休息的。」

 

日向又想起有个研究家之类称号的少年每帮他检查身体,最爱一边工作一边和他抱怨喜欢的人有多麻烦。

 

慢慢地,过去的片段如连环图在日向的面前不停止地翻页。

 

有个永远叫错他姓氏的青年最后和他成了能互道名字的朋友,有个永远表达不了自己真正想法的少女,有个会拉小提琴十分害羞的大少姐,有个梦想是加入美国硅谷中的公司工作的少年。

 

日向创想起了预备学科的一年七班中有着同一目标的一起奋斗的同学们,想起了家人。

 

想起了死在他手下的学生会成员,想起了他帮助江之岛盾子,和她一明一暗地创立了绝望的世界。 想起了他为了专题研究而仿照「日向创」过日子的生活,想起了那些残存于世却一无所有依附他而生的预备学科生还者,想起了为了得到「日向创」的记忆而把江之岛盾子交给他的Alter Ego补完。

 

想起了他在江之岛盾子的Alter Ego中动了手脚。

 

超高校级的绝望以幸存者身份向未来机关发出求救讯号,让之后他们被揭发是绝望残党的身份,苗木救出了他们。

 

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事,却因为希望之峰学园所给予的才能串成了一件事。

 

收集情报推测虚拟现实机械的所在,分析了未来机关的处事方式,在得知有绝望残党被救后,以苗木诚为首的十五支部对和其他人在对绝望残党的处置方式有了分歧。 在入侵苗木诚方的AE后得知了他们的计划,将计就计地发出了求在苗木他们附近发出救讯号并刻意在得救后让雾切响子发现了绝望残党的身份。 一切都如他所愿地发展,而且十分自然。

 

本来最初江之岛的AE认响不了这里,身为「日向创」的他真的过了纯粹快乐的五十天修学旅行。。但五十天后返行的日子,在神座出流的「帮手」让江之岛AE成功入侵了这个虚拟世界。

 

他并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的事。

 

没有「日向创」记忆的神座出流和没有「神座出流」记忆的日向创都不是他想要的。

 

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用只是把「日向创」作为专题来研究,归根究低,他只是想要回「过去」的同时抓牢「现在」。

 

途中的确多少有点麻烦,但很快就都不是问题了。

 

「日向君没事吧? 你已经呆了很久了。」索妮娅担心地问道,她不可想象在学级栽判中一直支持大家的日向君如果有事会怎么样,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左右两难的状态。

 

江之岛盾子看向日向创,恶意的笑声响起:「唔噗噗噗~现在有请把我带进来的黑幕君吧~ 要不人家每次都是黑幕也太绝望了吧?」

 

然后,用恭喜获奖的态度和语气,大声宣布:「现在有请我们的黑幕先生-日向创?不,神座出流先生! 大家一起热烈鼓掌!!!!」

 

在其他人还未为日向创等同神座出流的消息反应时,日向笑了。

 

不知不觉成了红色的双瞳望向江之岛盾子,十分平静地说出:「如你所愿我反水了。现在,游戏该结束了。」

 

「顺便告诉你一句,你的游戏很无趣。 也很遗憾地没有半个伤亡的人存在。」

 

随着日向的话结束出现的,是那时和七海一同死去的莫诺美,以五十天的修学旅行时的老师-免美的形态,出现了。

 

彩虹绘成的圈诞生出眩目的魔法,把江之岛瓦解了。然后一个类似长了眼睛的抹茶草饼的Q版娃娃凭空出现,以机械音说出:「wake up programstart

          Scan all player data Successful

          loading... ... Successful」

 

虚拟的空间逐渐瓦解,一些奇怪的数据流在游走。

 

索妮娅他们已经不见了,而唯一还剩下的苗木也在变成光点四散中。

 

看着身体不断飘散,苗木诚不禁呢喃:「究竟…怎么会事?」

 

「放心吧!」日向创对苗木诚说:「不是坏事来的…啊! 来了呢。」日向转头望向被重朔的七海「结果我原来就是BOSS啊~ 你有玩过类似的游戏吗?」

 

「没有…但是这样的结局,一定是隐藏结局了。」七海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还是游戏制作方良心未泯,但又不知如何结局才可以HAPPYENDING,所以就弄了这个超多隐藏条件的大团圆结局出来。 我是这样想的。」

 

日向定定地望着七海,彷似要把七海刻到他的瞳孔当中。他对她的感激,化成了简单的一句话。

 

「七海,谢谢你。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嗯,日向君也要快些醒来,要不某人要陷入无边的自责中了啊。」

 

日向抓了抓头,有些心虚地问:「七海,你说大家会原谅我吗?」

 

「这种事不醒来是不会知道的,但以我个人而言,我还是很喜欢日向君的啊。」

 

日向也化成光散去了。

 

在代码的海洋之中,抹茶草饼和免美走到了七海的身边。

 

“还是觉得很怪呢? 不过,反正是好事就别计较了。”七海想,笑得十分十分的开心。

 

虚拟的贾巴沃克岛又再次成形,这一次,一定不会有什么学级裁判的存在了。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