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7

第十七章  双手的作用

 

日向创睁开眼睛,看到了贴在蓝色的透明玻璃造成的壳。 

 

不一会儿,那蓝色的玻璃壳打开了。

 

日向坐了起来,撕了额头上的假皮肤,把有Alter Ego的USB摘了下来,用力握手成拳,感觉到 USB的碎片扎得他的手有点痛。

 

从睡眠仓上下来,日向创走到环视了下,向其中一个睡眠仓走去。

 

还未醒来的柏枝凪斗如熟睡的婴孩一般乖巧,给人一种天真的感觉。 他也真的天真如同小孩,但小孩做任何事的理所当然和不可理喻并没有从他不断增加的年岁中减退,反而更加深重。 但无可否认柏枝凪斗的纯粹。

 

爱得纯粹,恨也纯粹。 因此无法否认,亦无从躲避。

 

日向创不禁想起五十天的欢乐修学旅行中的曾经和血腥修学旅行中的曾经,若只经历其中之一,那对现在在这房间的所有人来说,对他来说,会不会容易很多?不过从他们都是绝望的角度来说,两种都经历过反而更加好。毕竟虚伪虽然可以欺骗一个人快乐,但不会令人成长。

 

日向创放空了思绪,专汪地在蓝色的玻璃壳上描绘壳中人的容貌,突然一只手贴上了内则的壳,就在日向描绘的手之下。

 

日向又想起了他和狛枝在五十天的修学旅行最后的对话:

 

"日向君,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么?"

"我的话……当然会同意的啦。"

 

 

狛枝的右手贴在玻璃之上,日向创换上左手放在玻璃上。 他们的双手隔了一层玻璃贴在了一起。 直到柏枝重新昏睡后,日向创的思绪回复清明。

 

"对了,他毕竟死过一次。」日向想,虽然设定了在人死亡时让其进入类似冬眠的状态,这本来是为了忘记「神座出流」的日向创预备的。毕竟为共犯的日向创十分明白和本尊一样的江之岛盾子AE对绝望的信仰。

 

你永远预测不了狂信者的下一步,所以日向创干脆地把死亡的选项划去。 而对他来说,只要死不去就没有问题,加上加密和保护程序令AE江之岛实质上受控于日向设计的AE抹茶的控制之下。当AE江之岛说破日向创的身份或日向创的命令和程序结束时就会夺走希望再生程序的主控权。

 

所以AE江之岛指证他为幕后黑手是十分准确的,因为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拿回日向创的记忆,其他的事他不予理会, 所以才发生了一切。

 

然后本来就算是虚假也是获得了希望的人又因他的私心重堕绝望之中。

 

日向创没有后悔。

 

伤害了大家的是他,所以他会承受任何后果,和当初接受了手术成为神座出流一样。 并不是忘记自己的错误,而是已经准备好付出代价。

 

「所以不用担心。」日向创的如同点读机一样平缓而机械化地说:「你们全都会醒过来,不会有事的。」

 

====================================================================

 

苗木他们为了应付未来机关的询问,在帮日向把未醒的人转移到病房里后就乘船离去。 日向就和七海她们照顾昏睡的同伴们

 

虽然没有实体,七海她们的帮助却不可缺少。 日向也有生存的基本需要,而身为AE的七海她们就能够无时无刻视察所有人的情况。而且就已经恢复了社交需求的日向来说能有同伴在,实在是太好了。

 

索妮娅是所有人中最先醒过来的,她和日向就现在的状况交流了一会儿,没有迟疑没有责问,她还是朝气勃勃地说:「那我也要帮忙! 有什么我可以做的请吩咐我吧! 日向君。」

 

日向创不明白这样的她为什么会绝望,所以日向就问了索妮娅。

 

「现在想想...应该说是...狗血?」索妮娅回想往事,无奈苦笑道:「就像日本古时候,有了王子,公主就会失去皇位的继承权了吧。 就算还有顺位继承人一说,但也只是一个排位吧?」把双眼闭合了一会,索妮娅呼出一口气。

 

日向没有答索妮娅的问题,因为他知道索妮娅不是在询问,而是告诉她自己。

 

索妮娅以和日向说自己过往的方式,正视她自己的过去。

 

「我呢...在毕业之前知道父王把在外的情人和情人生的私生子接回了皇宫之中,而母后因为觉得受到了羞辱而寻死。 明明是把玛康格互相给大家看的恋人... 总之,这是在入读希望之峰第一年发生的事。」

 

索妮娅的眼神变得有点空洞。但她还是说了下去:「所有人都隐瞒我呢。 到高三那一年才知道母后死了两年,而且那位情人的儿子成为了第一继承人的我,那一刻真的是十分十分绝望。然后江之岛盾子她找上了我,我没有理会她。 在那一年的寒假,我回国去找父王... 然后,我和父王发生争执时把他推下了王座的阶梯。 然后,被那位私生子锁进了牢房中。 好在田中和左右田一起来救我,我才逃出来了。 但田中君的刻耳柏洛斯为了帮助差点又被抓的我,被士兵杀了...逃回日本后我找上了江之岛盾子,在她的帮助下夺取了王位,然后我把父王的情人和私生子送给了江之岛做实验,而我把父王他的四肢切下弄成肉饼给他的情人和私生子吃后,把还在流血的他抛下了有食人仓鱼的鱼池中。」

 

泪水逃脱了眼眶,沾湿了索妮娅娇嫩的容颜。

 

她那带上了沙哑的声音,是对绝望的自己发出的控诉。

 

「我把自己的父亲杀了,我把仇人送上了比死更可悲的状况中。 但做完这些事的我很绝望啊! 连累了田中和左右田他们,所以很绝望啊! 对能做下这些事的自己,很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日向创抱住了索妮娅,因为拥抱是很有效的能给人力量的方法。

 

「所以日向君...其实我很感谢你。」慢慢平静下来的索妮娅,用还是沙哑的声音道:「虽然只有幸福的记忆是可以很快乐地生存下去,但忘记自己所作的罪行, 却是懦夫的行为。」索妮娅推开了日向君,哭着笑了。

 

「谢谢你,日向君。也谢谢你,七海。 」索妮娅的眼中,有回了光彩。「所以一起加油,让大家都醒过来,一起为未来努力。」

 

「嗯。」日向答道,语气仍然十分平淡。

 

「那,能不能先把田中的房间位置告诉我?」索妮娅说,脸上泛起红晕。「还有左右田的,他们两个都是我重要的人。所以我想先去看看他们。」

 

「这样啊,我带你去吧?」病房中的小电视随声音亮了起来,七海的身形显现其中。「请跟着有灯的地方走,放心不会有鬼怪出现的。」

 

「那麻烦你了,七海~」索妮娅很开心地跑了出去。

 

"但忘记自己所作的罪行, 却是懦夫的行为"

 

「...我也是时候去看一看柏枝他们了,那七海麻烦你帮一帮索妮娅认识环境,毕竟程序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贾巴沃克岛相差十分大。」日向拜托了七海后,也走出了房间。

 

「嘛! 都赶着去见喜欢的人。」七海有些不满「不过呢!也可以明白的,所以就原谅你们了。那,日向抹茶君! 今天也麻烦你好好控制岛上的太阳能装置啊!」

 

「知道~」在处理庞大数据的草饼状AE抹茶快乐地响应七海:「抹茶最喜欢工作了~」

 

七海点了点头「我也会帮忙的,大家一起加油吧!」说完后,转移去了田中眼蛇梦的房间。

 

即使只是数据堆栈而成的七海,也期望大家的醒来。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