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18

第十八章 为了某年某月某日会实现的未来

 

日向创坐在被医疗设备围绕的柏枝凪斗前面发呆,长发差点触到地面。

 

就连没有真名的诈斯师都醒来了,可是狛枝凪斗也许是不想和绝望残党在一起的原因,除了最初如乍尸一样的举动,根本就没有醒来的迹象。

 

房间的内电视的屏幕上草饼状的AE抹茶正在向日向创汇报岛上各设施的基本状况,那电子质的童音十分可爱:「报告完毕,请问主人要接收额外讯息吗?」

 

日向创还是在发呆,AE抹茶用自身优秀的数据库从不同的方向搜集资料再统计然后作出分析,得到了自己可以离开了的结论,就关闭了电视屏幕, 中断了联系。

 

房间中又回到了除仪器运转的声音外没有声音的寂静。

 

大家都随时间的过去而醒来,唯一例外就是柏枝凪斗。 日向创曾经考虑叫苗木在柏枝床前叫唤他,看柏枝这个希望厨会不会因此醒来,后来日向自己又把这个决定否决了,因为他不想柏枝在其他人的呼唤中醒来。

 

现在就只有柏枝还没有醒来。

 

随着索妮娅的苏醒,左右田、九头龙和终里也醒了。 对于日向创就是病毒的携带者神座出流这件事,他们什么也没有表示。

 

他们没有忘记自己是绝望残党,也记得程序中的一切。 而本来只有开心快乐的修学旅行就是被日向创毁掉的,但到现在,醒了的人都没有责怪他。

 

索妮娅告诉他原因:「因为大家都记起了「失去」的绝望,所以没有办法去指责日向君。」

 

七海也鼓励他,说:「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日向君把大家的好感都擦过一次了。个个都打出了Love End,那他们自然不会指责喜欢的人啊。」

 

甚至连兔美都说:「大家都是好孩子啾~ 所以一定不会恨日向君的啾! 但日向君要好好道歉的啾。」

 

事实上也是如此,除了罪木因为一些原因常常把自己困在房中,西园寺毒舌了他一顿,真的没有一个人「恨」他。

 

但狛枝凪斗和他们那一个都不一样,狛枝他是一个对希望病态迷恋的人,就算提出了成为朋友的要求,也只是因为不知道那时的日向创是谁,记起一切的狛枝会对他有什么样的反应? 日向对此有一些小小的兴味。

 

「所以,是用炸药直接把我们炸死? 还是和大家一样回忆那50天的羁绊忘记对我等的仇恨? 会是那一个的你呢?」

 

「那你又是谁?」微弱的声音在病房回荡着,那不是日向创的声音。

 

日向看到柏枝打开了眼。

 

「昏迷了这么久,你竟然一醒来就可以说话,也是因为「幸运」吗?」日向回了一个问题给柏枝,然后才回答他的问题:「我是日向创,从出生以来就一直是一个名字,没有失忆时曾经用过神座出流这个名字。 但日向创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日向起身检查仪器,又缓缓和刚才用了所有力气提问之后没有任何力气的柏枝凪斗说:「先给你作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希望你今次别像上次一样又睡回去,毕竟现在是人力不足的情况呢。还有…因为看你的左手不顺眼,刚好有一个很好的移植物。就和罪木一起作手术把你的左手给换了。」

 

柏枝十分虚弱地扯出了笑容,因为日向创平淡声音中竭力隐藏的哭意。”真想现在就能告诉你,我选择成为日向创的朋友柏枝凪斗。”

 

两天过去,真.贾巴沃克岛,食堂…

 

「唷! 大家好~ 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早晨呢?」

 

「狛枝君!可以吃普通的东西了吗?」看到柏枝的小泉开始了第一个对柏枝的提问。

 

「嗯,创君说可以吃普通的东西了。」十分正常的回答。

 

「等等! 唯吹听到了什么? 是创不是日向!!!!」开始激动的澪田。

 

「是啊! 毕竟我们在那50天的快乐日子做了约定呢~」柏枝没有脸红,欢快地回答了。

 

「你们竟然作过这样的约定?!」站在九头龙身边的边古山已经被世界搞混了。

 

「呵呵呵…男人真是单纯的生物呢。」西园寺优雅地奸笑着说:「只用一个称呼想宣示主权什么的真是幼稚啊。」

 

「宣示主权什么的真是…如果是创君的话我不讨厌。」狛枝附和着西园寺。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左右田已经自动在脑补了。

 

「所以可以这样说吗,爱的宣言?」在墙中屏幕里的七海提问。

 

「所以是为了一直在身旁的存在打破了无尽的暗之回旋吗? 果然是个不可小看的男人。」田中今次的中二式对话浅白了很多。

 

「这就是青春!谈恋爱的话也要用尽全力啊!」贰大莫名其妙地燃了起来。

 

索妮娅拍起手来「那就是日本漫画和剧集中的相杀之后相爱梗!」

 

柏枝可以吃正常食物时的餐前谈天,是被日向创强行终断的。

在和花村辉辉在诈斯师的帮助下把早餐拿到食堂的时侯听到了无聊但令人生气的对话。日向 立刻打开了门,本想说的话却在柏枝的笑容下消化了。

 

西园寺看到有早餐了,又看到变脸得十分快的日向创,又奸笑了起来。「日向哥,我给胆少鬼送吃的去了。 真是的连变态的柏枝都敢来和大家一起吃了,就她这么麻烦。小泉姐和我一起吧~」然后和小泉拿早餐向罪木的房间去了。

 

「啊啊啊啊! 燃起来了! 为了刚康复的柏枝,我和日向连手弄了爱意盈盈的营养早餐啊!」花村和贰大一样燃起来了。 诈斯师理也不理任何事开始分发早餐。

 

日向坐在了柏枝的旁边。

 

「所以你不要开让人误会的玩笑行不行? 你不会难为情吗?」日向对柏枝的抱怨声音很小,却没有被柏枝错过,只见柏枝有些受伤地说:「难道日向答应和我做朋友是假的吗?」

 

日向一直明白柏枝的难缠,现在的柏枝已经是日向所能思考最好的「苏醒后的柏枝凪斗」中也思考不出的好,但难缠的程度绝对和可预测的「苏醒后的柏枝凪斗」一样。

 

但日向是真心觉得狛枝很重要的,所以他和很久很久以前那为了他而死的少年一样,叫了狛枝的名字:「当然不是! 我们以后都叫大家的名字吧? 凪斗。」

 

正在吃的面包柏枝啃到了,正在辛苦地捶胸。

 

哈呀,这就是人生…

 

日向立刻灌了柏枝一肚子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像什么悲剧也没有发生过的日常是他们的现在,为犯下的过错去弥补,是他们决定的未来,除了那时仍然昏迷的狛枝,所有人一致决定在同伴们都醒来后一起重建被他们毁灭的世界。

 

因此在再次分离之前,珍惜在一起的时光,这样离别后,再迷茫都可以前进,我们都会化成彼此的光,提醒大家坚持的理由,和同伴们一起的记忆将会是最大的慈绳,任何绝望的迷宫再也困不住他们。

评论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