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2同人My Present CH.20

第二十章 现在

 

已经三年了。

 

三年时间,日向他们洗去了绝望残党的曾经, 成为了世界复兴的主力之一。

 

贰大和终里他们开了世界被破坏后的第一场奥运会,虽然只有田径项目但还是成功举办了。

 

罪木成了真正的医生奋斗在无国界医生的最前线,从她的信件和意外遇见罪木的小泉给她拍的照片,可以看到罪木她已经完全从江之岛盾子中脱离了。

 

花村辉辉如愿成了世界知名的厨师,减肥了的诈欺师几乎和十神一模一样。 

 

澪田遇到了以前的对手黑樱桃的主唱,两人成了组合把鼓舞的歌声和对安宁的祝祷唱到了天涯海角。

 

索妮娅正式成了女皇,而左右田和田中都还在她的身边,成了索妮娅的大臣。

 

西园寺在世界巡演后回到了西园寺家,为培训新一代的日本舞舞蹈家而努力。

 

九头龙和边古山结了婚,他们是在贾巴沃克岛举行仪式的,花球被小泉接到,而受小泉邀请来的男人却比小泉更开心,最后差点弄得西园寺和他决斗。

 

希望再生程序所需的仪器被转移到了未来机关本部,兔美和七海在新的希望再生程序中继续工作,把希望重新还给绝望残党,虽然不是百份百的成功,但也给大家传递了绝望不是永远存在的讯息。

 

日向创在还是神座出流时创造的AE抹茶成了贾巴沃克岛上所有计算机的防预和管理中枢,但这是暂时的,直到七海的哥哥AE不二咲联同未来机关的科研团队制作出新的AE为止。

 

世界也在慢慢复兴着,而因为未来机关,希望之峰不只作为一个世界毁灭者的母校被人认知,更以救世者们的母校被人认知,对日后重开有正面的帮助。

 

新的希望之峰不会只是研究才能的校园,还会是帮人寻找才能的校园。 这是苗木诚和日向创的理念。

毕竟学校是为培育学生而存在不是研究学生的,而出乎意料的得到了由本科毕业生组成的未来机关差不多全数人的认可。

 

说到底失去重要事物的人,大体上希望都非常相似。

 

贾巴沃克岛上,因为有日向的组织成员加入而且个个拼命似的赶工,建筑开始林立。 很快,作为新的希望之峰学园而被世人广知的那一天会到临,日向只是想一想就很兴奋。

 

现在,日向和狛枝一起在海滩散步,他回忆起和狛枝凪斗最初相识的五十天中的一天,他和狛枝凪斗在海滩钓鱼时钓到了淡水鱼。 他还因此潜入水中去看。 然后看到了一大群十分受欢迎的淡水观赏鱼-霓虹灯鱼,他们还说这真是一片神奇的海域。

 

然后就是黑白熊时期被残留的感觉带到海边的日向因发现了霓虹灯鱼而昏迷,被AE抹茶按还是神座出流时的他设下的密令封锁了记忆,包括途中醒来后发现狛枝在人工呼吸的记忆…

 

日向突然想起了没有穿衣服在床上祼睡的自己,和干净的衣服。

 

实在困扰自己为什么会祼睡的日向就这个问题向狛枝提问。

 

「你问那件事…发生了很久了呢?」狛枝恶质地笑了。「简单来说,把创君带回房间的是我,但脱衣服和洗涤的应该是莫诺美~」

 

「也许我那时应该自己来的。」狛枝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日向没有预兆地停了步伐,用左手拖起了在前方的狛枝的右手。

 

渲染了天空和海洋的红色太阳把温暖布满了世界,是不论任何人,只要肯抬起头就看到的事物,是永远要品尝过没有才知道珍惜的。

 

但日向不想成为不懂一开始就珍惜的人。

 

在奇怪的时间地点认识却在之后因事故又忘记了的人,曾经憎恨过的人。

他一开始就表现出了疯狂,虽然无人察觉。

如孩子般坦言喜恶,又比一般人固执理智,为了目的可以用尽手段。

只有他陪伴的现今,想要他陪伴的未来。

 

明明只是一个病态的疯子啊! 为什么?又在何时? 爱上了他的呢?

 

在狛枝看过来后,日向把他的右手往唇间,带着笑容吻在中指和尾指中间的无名指背上。

 

「这儿是没有记忆的我们两次相遇的地方…」

 

日向还未说完的话被狛枝吃了进去。

 

狛枝放于希望之上的是日向。

日向现在身边只有狛枝。

 

稍为推开了狛枝凪斗,日向的唇和狛枝的唇的距离只有区区5 CM,两人的脸色同样是粉色的。

不只呼吸、心跳可以感受,甚至是心中的思绪也可以感受。

 

不只肉体,就连心都非常非常靠近。

 

「凪斗你听过有关礼物的故事吗?」日向给狛枝说了一个故事。

 

#当一个年轻人还是小男孩时,有一位充满智慧的老人对他说,世上有一个特别的礼物,这个礼物可以让他人生变得更快乐、更成功!可是这个礼物,只有他自己才找得到。年轻人用尽各种方法去寻找礼物,可是礼物始终没有出现,年轻人也越来越不快乐,直到年轻人决定放下一切,不再盲目追寻,他才赫然发现,那份礼物原来一直在他身边。

 

「Past是属于曾经的『Present』,Future是还未来到的『Present』」日向在狛枝的耳边说:「而凪斗你是我的『Present』」

 

日向曾经放弃了过去,而他所追求的未来也不知何时到达。 但他会珍惜有狛枝凪斗存在的现在。

 

狛枝:「创君你也是所有希望之上的希望。」他又说:「我一直都觉得才能就是一切,因为我就是因为「幸运」的才能活下来的。 但在那五十天中,看到和我相似的你。我觉得,才能不一定是希望,不过创君是我绝对的希望,对我而言只有这点是不会错的。」

 

「所以你是接受我的告白了吗,凪斗?」

「嗯,就算有再大的不幸降临,但我不想因为这样而放弃你,放弃我最美最闪耀的希望。」

 

狛枝凪斗又吻了下去,非常非常珍惜的吻。没有第一次的激烈,只是唇瓣碰触唇瓣。 如小小的情侣一般,却比激烈接吻更撼动心灵。

~~~~~~~~~~~~~~~~~~~~~~~~~~~~~~~~~~~~~~~~~~~~~~~~~~~~~~~~~~~~~~~~~~~~~

我爱你,虽然理由不明。 是在一开始就受吸引还是在日覆日的相处中爱上的已经无从查考,但请确信此感情没有误认,想在年老时的你身边的是年老时的我,也许我们没有福份偕老。活下来的一个也一定会在完成逝者的理想后,一起睡在小小的盒子中。 这可能是我想到的所有浪漫了,毕竟我从没想过我会在世上活得多长久。

 

我最光最亮,无人可比拟的希望。

 ===================================

 

#出自史宾赛·强森的著作《礼物

评论
热度(1)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