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Jay 我真的超级无敌喜欢你

听I really like you 得来的灵感,不知为何一听到这首歌就想起RoyJay。

观看前提示:

1.剧情被哥斯拉吃了。

2.OOC

3.文笔也被哥斯拉吃了。

4.最重要的是逻辑也被哥斯拉吃了。

5.歌词翻译来自:Vicky Tsai

                    

                            ===我真的超级无敌喜欢你===

                       

Late night watching television,

明明是深夜一起看电视

But how'd we get in this position.

不知怎么就变到这样了


微弧的84吋3D电视,830万图元使得一切都如此清晰。

Roy和Jason两个人陷入沙发上,享受电视所播放的内容。

那是一辑电影,现在流行的快餐丧尸片,没有内涵特技欠奉,就连血浆都像是番茄酱混水一样, 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男女主角的对手戏。

电影中男女主角随着剧情进展,由互相看不顺眼到暧昧缠绕,到最后女主角为救男主角自愿牺牲,临死前一句无声的表白还是能赚人热泪。

随着ED出现,Jason很随意地拿起了沙发上的抱枕,Roy见状也立刻拿起一个抱枕。

「Roy你选的什么片?」

用自己的抱枕挡开Jason的,Roy一边为自己选择的电影辩护一边看向Jason的脸。

Jason那如同土耳其宝石的眼睛中盛满的是纯粹的欢乐。


Roy一生中喜欢过很多东西,比如发明,比如红色的罗宾汉式制服。

比如Jason的眼睛。

Who gave you eyes like that, said you could keep them?

是谁给你了这么美的双眼 你怎么能拥有他们

喜欢到想永远看着的那种喜欢。

「最后一幕明明很感人的,杰鸟你别太过挑剔啦!」

It's way too soon, I know this isn't love,

一切进展得太快 这感觉不像爱

Roy 明白这不是爱,他爱过,他会分辨。

这只不过是十分十分十分喜欢罢了。


I'm so in my head(I'm so in my head)

我只是沉浸在我的世界(沉浸在我的世界)

When we're outta touch(when we're outta touch)

当你不在我身边(当你不在我身边)


Jason 不知道Roy还记不记得,最初是Jason向他先伸出橄榄枝的。

当时的他还是罗宾,而Roy却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之中,他酗酒,整个人如同一摊烂泥。

把他的弓矢拿回来不是什么难事,为他解围亦很容易,当时Jason的想法很简单,Roy是一个不错的人,他不该就这样消沉下去,他愿意作他的朋友帮他振作。

可他终究没有机会做帮助他的那个人。

甚至当他重回人世,所思所想的都是为自己讨回公道,每一念头都是要伤害蝙蝠侠,Roy很自然地被抛在脑后,直到电脑上那篇新闻映入,被抛在过往的渔丝回弦,Roy又再度出现。

然后他就赖了下来,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Roy和星火一起组成了法外者,在这其中Roy和星火相恋了,他们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互相接受对方的一切,同时永不放弃对方。

可惜任凭属于他们三个人的故事多么令他缱绻,总有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

星火回去了她的家园,Roy也离开了他。

他们都需要重新去决定自己的方向。

Jason发现自己又要重新开始去习惯一个人。

一个人工作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疗伤

一个人留意另一个人的消息

他们好像离开Jason很久了,又或者没有多久?

Jason告诉自己他不能成为一个消沉的人,他必须直面未来。

他只不过是需要时间去重新习惯。

一个人思念

一个人回忆。

一个人吃Pizza

一个人看电视。

而现在他也一个人看着门扉被人打开,Jason记得他已经妥善地把门锁上,开门需要密码、锁匙和磁卡,三样物品缺一不可,要不就会触发警报。

事实是警报没有响,他还咬着他的Pizza,愣愣地看着Roy拿着行李走了进来,愣愣地听着Roy说:「我回来了。」

Jason没有哭,他都已经是个大人了才不会轻易掉泪。

他只是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用力掐住,掐得紧紧的,灵魂被乱七八糟的情感活生生扯成几份,那份属于激动,那份属于生气,他有一点不想见到Roy,但这些混在一起的情感,没有一种能大过喜悦。

最终Jason选择把剩下的Pizza扔向Roy。

「杰鸟你就这样欢迎我吗?」

「闭嘴你个Red Arse! 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yeah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我必须要告诉你 对 我必需要告诉你

对Roy而言他只是回来他的小队,而不是重新和Jason组队。

他不知Jason明不明白两者之间的分别,纵然两者所概括的事实都是一样的,但其中的意义则不然。

「回来」意味他们从未间断,「重新」即为抹灭过去。

法外者的队员们只是分离了而已,从未解散所以也不需重新开始,任何一个离开的队员都可以随时回来,这是Roy想传达的。

幸运的是Roy和Jason不同,他可不是口是心非藏得住话的人。

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感受从头到尾一点不漏说给Jason听。

Oh did I say too much? (did I say too much?)

喔 我是不是说太多了(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Roy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包括被Jason说烦之类的,但移开视线,用手臂摭挡发红脸颊的Jason却大出他所料。

I feel like I could fly with the boy on the moon

感觉我能和这男孩一起在月球翱翔


好像很理所当然地,Roy 和 Jason又再次组队,开始了租只蝙蝠的业务对外接受委托赚钱。

他们又一次完成了委托,酬金很丰厚,足够Roy研究他的发明好一阵子了。

他们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一起去了超市采购生活用品,之后去了影音。

相比Jason会看简介、演员和导演的细选,Roy选的都是特工、丧尸这些题材的影碟。

「我说杰鸟,找天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吧?」

本来Roy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怎知Jason回答:「就今天吧?」

他们去了一间只有旧戏的电影院,看电影的人很少,能给所有观众十分充足空间。

黑暗的空间只有萤幕在发光,金毛寻回犬活泼的身影和主人们无奈的叹息成了观众们的笑料。

最终电影随着寻回犬的过世而结束。

「至少他活在主人们的心里。」在回家的途中,Jason对Roy说,用普通的好像只是谈论电影的方式。

但Roy知道他的拍档又浸浔在他痛苦的往昔之中。没错,Jason就是这样的人,当有一个触发点,他的思维会被过去所点燃,那怒火终会会侵吞他的一切,这是星火和Roy对Jason共有的认同。

其实他们当中最会开解人的那个是星火,她就如灯塔上的橙红光芒,总能轻易地予人直面内心的力量。但现在星火不在,Roy只能靠自己开解Jason。

谁叫他是大哥哥呢?

「杰鸟我想起来有些事要去做,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回来。」

留下这句话和一脸莫名的Jason,Roy疾跑而去。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想把你占为己有 你是否也是 也想把我占为己有?

「Roy,你要知道我们的生活不太稳定。」

Roy点点头,他怀中的金毛狗崽也跟着他点头,然后一起露出了笑容。

Jason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最后那只狗得到了Furry这个名字并成为了法外者的新成员。

Furry是一只亲人的狗,牠最先特别喜欢Roy,无时无刻都要跟着Roy,连睡觉都要一起。

后来牠最喜欢的人成了会负责牠饮食的Jason,但牠同时又想和Roy在一起,这就成了牠一会跑去Jason那儿,下一刻又跑到Roy那边,无时无刻都十分忙碌地跟着人。

牠最轻松的时候就是Roy和Jason看碟的时候,牠只要跳上沙发上半身枕Jason下半身枕Roy就行了。

Furry最喜欢自己的两个主人了。

「看Furry,牠睡着了。」Jason说,手轻轻抚着Furry的头。 「真是的,为什么牠能睡得那么舒服?」

Roy看着Jason抚慰Furry的样子,萌生了说不清的感觉,他知道Jason一向对小孩子温柔,对女士绅士,对老人尊敬。他知道Jason的一切品质,好的坏的,柔弱的刚毅的, 而他也接受并且喜欢Jason的一切。

世人都只接受他好的一面,而我愿意接受他的一切。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yeah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我必须要告诉你 对 我必需要告诉你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级无敌喜欢你


Jason喜欢Roy。

赤裸裸的带有欲望的那种喜欢。

必需声明,他原先真的只是当Roy是最好的朋友,一直到星火回归她自己的星球,法外者全员分道扬镳那会还是。

但当Roy突然打开门走了进来,对他说「我回来了」的时候,他对Roy就已经不只是朋友的喜欢了。

一直以来,也许只是他自己感觉的一直以来,他都是被遗下的一个,只有Roy会回来找他。因此他对Roy有种不同的感觉是不可避免的吧?

虽然Roy的话很多,但事实上他的多话正是Jason所需要的。

他很清楚,清楚到连瞒骗自己也不行,是他需要Roy甚于Roy需要他。 Roy天生的才能如此卓越,不论身处那里都可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不像他,只是可以随时被替代的存在。

Jason知道Roy和星火已在分开时仍爱着对方,他不确定Roy会否因为知晓他的感情而再度离开。

他埋怨命运,若果时机再好一点,他在死亡之前先一步和Roy成为朋友,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他的道路会不会好行一点,但不断假设这些问题不会令Jason好过一点,只会更糟。

当一个人开始活在过去,他就会失去现在。

「回来了。」Roy带Furry散步回来,发现Jason又站在一旁思考人生。他把Furry的狗带解开,半跪在地下拍了拍牠的身子,凑到金毛寻回犬的耳边轻声说:「去吧,Furry!」

即使Furry现在已经是一只标准的金毛成犬了,扑向Jason时还是被他一把抱住,开心的牠给了Jason一口水爱的洗脸作为奖品。

趁Jason忙于对付Furry而偷偷走近的Roy在Jason的脸颊上印了一吻。

如蜻蜓擦过水面,转瞬即离,教人疑惑真实与否。

「杰鸟,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Jason在还抱着Furry的情况下扑了过去,金毛成犬被吓得汪汪大叫,而牠的两个主人已经吻在了一起。

It's way too soon, I know this isn't love (no)

一切进展得太快 这感觉不像爱 (不)

But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但我必须要告诉你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级无敌喜欢你

评论(4)
热度(33)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