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中心 自毁倾向

观看前提示:

 

1.剧情被哥斯拉吃了。

 

2.OOC

 

3.文笔也被哥斯拉吃了。

 

4.最重要的是逻辑也被哥斯拉吃了。

 

5.杰森视觉,单恋迪克

========= 自毁倾向=====

 

自毁倾向 Jason中心 

 

杰森第一次见到迪克时,迪克并不知道。

 

那时杰森的父母还在,父亲是九流的犯罪份子,母亲则依赖药物逃避甩去思考逃避现实,在迷茫的孩子心中,于高楼暗巷中飞驰的蝙蝠和知更鸟无碍是神话和梦想。

 

可犯罪巷的孩子往往都比其他孩子更快长大,因为他们不长大就会被猛兽吞噬,成为哺育哥谭黑暗面的祭品。 杰森也一样,一夜之间,他就长大了。 从此一言一行皆关乎生命,哥谭那五光十色的灯光并不为他们而照,只有阴影伴随。  唯有蝙蝠灯亮起的晚上,黑夜的骑士和红黄绿的知更鸟的身影划过夜空,成了居住在犯罪巷的孩子们的憧憬。

 

就如流星高空闪过夺目无比,但生活不会因为流星变得美好。

 

是杰森每晚睡梦中的的自己。

= = =

杰森第二次见到迪克时,两人互相敌视。

 

杰森趁迪克打电话时挣开束缚绊了迪克的脚,正在打电话的迪克没有防备地倒下了,两人一边嘲讽一边打斗。

 

「但是现在哥谭需要更强硬的罗宾。」这样说着的杰森跳上了阳台抛出飞索,留下了肚子被踢了一脚的迪克在原地。 但没有多久他们就第三次见脸了,也迎来了他们的第一次合作。

 

当一切落幕,回到房间床上的杰森开始了恐惧。

 

真正的罗宾回来了,变成更强大的人回来了。 而他只不过是犯罪巷的街童,蝙蝠侠的背后会交给谁不是很显然的事吗? 毕竟迪克才是真正的神奇男孩,迪克能在急行列车上爬得稳稳的,还能单手抓着要掉下去的他,着陆时的姿势也很帅气。

 

第一次正式相遇的他们的第一次合作,迪克第一次叫了杰森他曾经的称号 – 罗宾。

 

罗宾

 

第四次见面的原因是杰森受亚尔弗雷德的委托把一个手提箱子交给迪克,其实离第三次见面也没多久。

 

这一次,杰森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迪克。

 

之后,他们时不时也会在任务中碰面,一起训练,甚至一起夜巡。 杰森有点抗拒迪克为他改的小名,但迪克坚持这是他们感情好的证明。

 

那是一句谎言。

 

杰森知道迪克在嫉妒他,就因为他是蝙蝠侠的罗宾。 正如杰森嫉妒他,因为他才是蝙蝠侠心中唯一的罗宾。 但杰森同时亦爱迪克,正如在犯罪巷中的每一晚上,抬头只为看到罗宾飞过一样, 他是所有哥谭小孩的偶像。

 

他多么想讨好迪克,多么想为迪克作为夜翼所作出的伟举欢呼,多么想人像其他弟弟一样和哥哥一起玩一起谈天说地。但没有任务和训练时,迪克基本上都不会来找他。

 

但迪克不是他的哥哥,他也不是迪克的弟弟。 但每一个晚上,杰森都对自己说要鼓起勇气,在下一次和迪克见面时,一定要和他谈一些任务和训练,蝙蝠侠之外的话题。

 

直到杰森把他的母亲护在身下时,被热浪灼烧时,他都是这样想的。

 

======

 

人生还能有多戏剧化呢? 杰森从冥河之上泛舟而回,成为了曾誓言永不成为的人。 不受父亲兄弟欢迎的重聚,总会离别的相遇,到最后只剩下回忆。 杰森依然在黑白的缝隙中坚持自己的正义,而每一次的任务之后,他都觉得手上的鎗比上一次沉重,沉重到他都快拿不起了。

 

很多事物都是对比出来的,因为有了对比,杰森才知道迪克是个会主动关爱照顾弟弟的好哥哥,布鲁斯不只是蝙蝠侠,也是一个温情无限的好父亲,他不知道因为他不是对的那一个。

 

当罗伊和莉科在他身边时,他以为自己已经释怀了。 然后他们离开,杰森才明白到,原来一切没有改变。

 

一晚比一晚更难以入眠,脑子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思考过去,思考未来,最终恐惧吞噬了他。 有一次,他在盥洗室的镜子前把手鎗放在自己的额头,想按下板机以求永恒的安宁时,杰森发现了自己没有求死的勇气。

 

他跪在地上哭了起,这场哭泣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和精力,他问自己,当你的存在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他还是犯罪巷中只能抬头祈盼看到黑色与黄色披风的衙童,而作为知更鸟的过去只不过是爱丽诗的仙境旅程,是摩甘拉菲的蜃楼,过去与未来的精灵驱逐了一切的幻影,而现在他在这里。

 

可他宁愿在那时以罗宾的身份死去,也不愿看到他们眼中的失望。

 

= = = = =>>>

 

现在的杰森已经完全没法入睡了。

 

每当他合上双眼时,血腥灼热的空气会侵入他的鼻腔,被拉撤路池的池水治愈的伤口一道道回到他的身上。 达科拉看着他轻叹摇头,罗伊和星火因为他被人杀了挂在树上,达米安在说杰森令到蝙蝠侠失望,亚尔德雷克和提姆齐声说他是一个罪犯,迪克说他后悔称杰森为罗宾, 而在最后的最后,梦中的布鲁斯就这样站在一旁,看小丑用撬棍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身上。

 

这就是杰森每一晚的梦魇,而这梦魇带来的问题其不止于令杰森惧怕睡眠,更严重的是令杰森丧失了对生存的动力。

 

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安全屋了。

 

他的安全屋足够遍远,足够隐蔽,就算他死了,被人发现时也早就腐败成露出白骨的烂肉。 会有人为他哀悼的吧? 至少罗伊和星火是会的… …

 

杰森合上眼睛,祈求这一次没有任何色彩撞入他的梦。

 

== == ==

评论(1)
热度(11)

© 風丹白 | Powered by LOFTER